胡正荣:“媒体人,社会进程中的信息力量”

February 5, 2017

新闻与写作 2016年第11期

在中国传媒大学2016级新生开学典礼上,时任副校长的胡正荣代表校方致欢迎词,其中这两句在网络上传播甚广:“来到北京,不一定非得采用‘北京瘫’的姿势,而应当勤奋学习、努力实践,要用阳光的心理、健康的身体、积极的态度去拥抱未来。”“西方的成功人士常给年轻人一个忠告:‘Aim high’。我把它翻译成:‘要有青云之志’。什么是青云之志?它不仅仅是‘先定个小目标,赚他一个亿’这样的物质追求,而是要为自己的人生设定崇高的精神目标……”

难怪学生们总把胡正荣形容为“暖萌”校长。当然,能被亲切地致以“暖萌”二字,是因为他在学生心目中是“一枚真正的学霸型校长”。翻开胡正荣的履历,就好像翻开一部励志书、一部奋斗史。这些特征无形中拉近了他与学生的距离。

其实,关于胡正荣,有很多值得抒写的角度,比如,他深厚的研究功底、严谨的治学理念以及简单的处世哲学等等。但鉴于本刊的学术特征,此次专访更多呈现的是胡正荣对于当前传媒变革的思考。

未来,传播学研究的五大突破口

记者:您大学期间学的是新闻学,后来是怎么走上传播学的治学道路的?

胡正荣:我进入传播学领域带有极大的偶然性。在广院读大三时,老师在课上提到过传播学,我就去图书馆借了一本叫《大众传播学诸论》的英文文献。那本书是影响我一生的作品。那位作者是社会学家,所以,相当于“曲线救国”,我是从社会学进入到传播学的。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胡正荣:建构一个全媒体的生态系统

February 5, 2017

中国广播2016年第11期

现在,媒体融合已经成为业界的共识。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高度重视传统媒体和新兴媒体融合发展,他多次在不同场合强调要利用新技术、新应用创新媒体传播方式。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第四次会议上发表讲话强调:“推动传统媒体和新兴媒体在内容、渠道、平台、经营、管理等方面的深度融合,着力打造一批形态多样、手段先进、具有竞争力的新型主流媒体,建成几家拥有强大实力和传播力、公信力、影响力的新型媒体集团,形成立体多样、融合发展的现代传播体系。”

一、什么是全媒体

我们应该怎样理解习近平总书记的讲话精神呢?现在许多业内人士都在讲融合,但是融合要怎样去做?我的理解就是要建构一个全媒体的生态系统。我考察过一些地方和单位的媒体融合,客观来讲,现在做的媒体融合基本都是“半拉子”工程,或是不完整的,甚至可以说是万里长征只走了第一步,下一步都不知道往哪儿迈。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新闻战线:对话胡正荣

February 5, 2017
刘赫《 新闻战线》2016年第12期
28岁,任北京广播学院新闻系副主任;34岁,成为中国传播学界最年轻的博士生导师;40岁,任中国传媒大学副校长;50岁,任中国传媒大学校长。胡正荣是新中国第二代传播学者的杰出代表。对当下传媒业的变革与传媒教育,他有怎样的思考?

媒体的未来是智能和共享

2020年,媒体融合的窗口期  

报纸的“纸”会消失吗?胡正荣:其实不仅纸媒滑坡,电子媒体也在滑坡,整个行业都处在一个交替期。回顾媒体融合的这三年, 好的方面有三点:

第一,具备了融合发展的意识。自从2014年中央深改组第四次会议提出加快推进传统媒体与新兴媒体融合发展以来,全国媒体都在如火如荼地进行融合改革。此前有些媒体人还持怀疑态度,觉得新媒体的影响是危言耸听,中央层面的强调让他们意识到,新媒体发展是趋势,媒体融合是必须进行的改革。

第二,探索了融合发展的模式。从我的观察看,这几年国内媒体进行了大量的融合模式探索,放到全世界来看也不落后。比如:湖南广电的生态重塑、全媒体产品经营模式就很成功,现在他们面向市场竞争的主体不再是单一的湖南卫视,而是芒果传媒,是移动互联网上传播的所有产品。

第三,找寻了传统媒体生存发展的多业态路径。习总书记在“2•19讲话”中第一次提到“业态”这个词。据我观察,一些地方媒体开始尝试跨界,媒体业务在做,信息服务在做,线下服务也在做,这是对的。在业态多样化的探索上,我们领先于国际。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胡正荣:媒体的未来是智能和共享

December 27, 2016

《新闻战线》2016年第12期 刘赫

2020年,媒体融合的窗口期

报纸的“纸”会消失吗?胡正荣:其实不仅纸媒滑坡,电子媒体也在滑坡,整个行业都处在一个交替期。回顾媒体融合的这三年, 好的方面有三点:

第一,具备了融合发展的意识。自从2014年中央深改组第四次会议提出加快推进传统媒体与新兴媒体融合发展以来,全国媒体都在如火如荼地进行融合改革。此前有些媒体人还持怀疑态度,觉得新媒体的影响是危言耸听,中央层面的强调让他们意识到,新媒体发展是趋势,媒体融合是必须进行的改革。

第二,探索了融合发展的模式。从我的观察看,这几年国内媒体进行了大量的融合模式探索,放到全世界来看也不落后。比如:湖南广电的生态重塑、全媒体产品经营模式就很成功,现在他们面向市场竞争的主体不再是单一的湖南卫视,而是芒果传媒,是移动互联网上传播的所有产品。

第三,找寻了传统媒体生存发展的多业态路径。习总书记在“2•19讲话”中第一次提到“业态”这个词。据我观察,一些地方媒体开始尝试跨界,媒体业务在做,信息服务在做,线下服务也在做,这是对的。在业态多样化的探索上,我们领先于国际。


但回头看,问题也逐渐暴露出来。首先,最明显的问题是人。我在一些地方媒体调研发现,一些人的观念依旧落后,认为媒体融合就是互联网+某种媒介的简单嫁接,这已经被淘汰了。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我国新闻传播学生就业现状及难点

July 22, 2016

t01794fec83deb71908

2016年06月 <新闻战线>  作者:胡正荣 冷 爽

 截至2015年底,我国共有681所高校开设了新闻传播学类相关专业,7个专业布点数达到1244个,在校本科生约23万人,占到高校在校本科生人数的1.4%。就业人数逐年增多,方向相对丰富,前景相对乐观。

  一、基本情况

  2013年底,教育部高等学校新闻传播学类专业教学指导委员会在全国范围内开展了关于新闻传播教育的专项调研,参与此次调研的高校386所。根据此次调研发现,我国当前新闻传播学类专业学生的就业主要呈现以下几个特点。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胡正荣:融合时代高校怎样培养新闻传播人才 

July 22, 2016

2016-07-16   光明日报  作者:胡正荣

媒体融合时代的到来给新闻传播教育带来了极大的挑战,原有的课程体系以及人才培养模式已经不能适应快速变革的媒体发展需要。面对这种情况,所有新闻传播专业院校都应该重新审视人才培养方案、课程设置,结合融合时代新闻传播的特点来进行教育教学改革,注重学科交叉,坚持理论结合实践,提升学生的动手能力,培养学生的融合技能,以适应用人单位对人才的需求。

今天高校怎样培养新闻传播人才

今天高校怎样培养新闻传播人才

  传媒大学是较早进行全媒体尝试和探索的专业传媒院校。在培养目标上,我们注重人才类型的多样化,不仅具有业务型,还有技术型、经营型和创新型等人才。从明年起,我们将每两年修订一次教学大纲和人才培养方案,并根据传媒业最新的变化,将最新的技术、理念、手段形式融入课程体系当中。同时通过三个具体措施,使我们的校内课程学习与时俱进:一是改造传统专业,加进新课程,融入新内容,如新闻、广告、广播、电视编导等传统专业,加入新媒体、融媒体的知识;二是开设新专业,设置全新的课程,例如我们在全国首开的数字新闻专业;三是专业复合,辅修双学位,鼓励学生根据兴趣辅修其他专业,培养复合型知识和能力。

此外,我们积极实行部校共建,通过人才互派,优化了新闻传播教育的师资结构,加强业界和学校的沟通合作。而为了给学生提供更多样化的实习机会,我们在校内搭建实践平台,保证学生在校期间就能获得最前沿的操作体验,例如我们今年毕业典礼就实现了全球首次全4k全媒体直播;同时我们也与业界关系密切,尤其是与全国广电系统建立了非常良好的合作关系。

目前,国内新闻传播院系还面临很严峻的挑战。首先,从师资队伍上看,很多老师具有高学位和教研能力,但对业界欠缺了解,知识结构、教学内容与最新传媒业的发展有所脱节。其次,目前高校在技术教学方面还比较落后,因此如何把新媒体技术转化成教学内容还是个考验。最后,整个传媒学科体系目前从教学内容到人才培养体系,还缺乏多学科交融的支撑。

  (光明网记者张紫璇采访整理)


媒体融合走向哪里?共媒时代与智媒时代

July 16, 2016

TB11p6FLFXXXXcrXVXXXXXXXXXX_!!0-item_pic.jpg_300x300

《众媒时代》(腾讯研究院出品)序

胡正荣

2014年8月18日,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第四次会议审议通过了《关于推动传统媒体和新兴媒体融合发展的指导意见》。这个《意见》向我国传统媒体吹响了集结号。一年来,我国传统媒体积极创新实践,努力探索适合中国国情的传统媒体与新兴媒体融合发展之路。2015年8月,国务院印发《三网融合推广方案》,9月又印发《促进大数据发展行动纲要》。这些都意味着我国媒体融合的环境更加良好、条件更加成熟、步伐应该更加迅速。

从国际上媒体融合实践看,传统媒体融合新兴媒体不是简单的传统媒体加上新兴媒体,更不是传统媒体产出一些新兴媒体产品。媒体融合是一个全新的生态系统再造的过程,除了中央说到的内容、渠道、平台、经营、管理需要一体化后的新格局,更需要在互联网思维下重新建构一个融合媒体产业的生态系统。

 

未来融合媒体发展的方向已经清晰地呈现在我们面前,这就是融合媒体生态是以用户数据为核心、多元产品为基础、多个终端为平台、深度服务为延伸的全新的开放、共享、智能化的系统。这个新的融合媒体生态系统以共享化和智能化为主要特征,因此,媒体融合将进入一个共享媒体时代和智能媒体时代。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BUILDING THE NATION-STATE: Journalism and Communication Studies in China

July 16, 2016
Hu Zhengrong, Ji Deqiang, and Zhang Lei
In 1918, young Mao Zedong left his home in the province of Hunan for the first
time, and went to Beijing to look for new paths for his life. He got a job at the library of Peking University, and stayed there for six months. During that period,he attended a recently founded research group in Peking University, which was called Association of Journalism Study.There is no paperwork documenting that he engaged actively in this research group, or made significant contributions to or benefited greatly from it. In fact, his Hunan accent prevented him from get-ting in the scholarly circles in Beijing and this brought him great frustration.This frustration was a part of the frustration that led him to return to Hunan in 1919.
After going back to Hunan, he created Xiang Jiang Review and other newspapers to criticize the government and call for a revolution. He devoted himself to the press to achieve his political ideals before he got political and military power, just like his Communist predecessors: Karl Marx, Frederic Engels and Lenin.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New Challenges for Communication Research in China

July 16, 2016

Zhengrong Hu, Ji Deqiang

Communication University of China

At the crossroad of social sciences, communication research has always been the site of interdisciplinary efforts, no matter the extent to which it is institutionalized as a widely-recognized modern discipline. In the reform-era China, the orthodox narratives depict communication research as the articulation of two intellectual traditions in a particular historical conjuncture, namely the Western (mainly US-based) mass communication theories and China’s party journalism studies (Hu, Ji & Zhang, forthcoming). Integrated into the overall process of rebuilding social sciences after the Cultural Revolution, communication research has moved forward in line with the developmental road of China on a basis of a series of interconnected reforms, including the introduction of the principle of (limited) market freedom to planned economy, the catch-up strategy of information and communication technologies (ICTs) following the western counterparts, the changing paradigms of political governance with timely adjustments of the role of the Communist Party, and the “by-invitation” or coincidental (David Harvey, 2005) involvement into the neoliberal world order at the turn of the century. Against this multi-dimensional background, the speech aims to interrogate the dynamics of China’s current great transformation (Shaoguang Wang, 2012), the challenges that face Chinese communication scholars, and possible outcomes for future communication research in China.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文化与传媒类高校智库的建设路径

July 16, 2016

中国传媒大学 胡正荣 姬德强[*]

随着数字网络技术和移动互联网的发展,“媒介化社会”已经逐渐成为常态。以实时在线、互联互通和大数据为代表的融合媒体时代正在到来。在高度媒介化的当代中国社会进行文化建设,必须要充分考虑到各种媒介平台在重塑文化形态和文化机制的过程中所呈现的突出作用,尤其是各类社会群体乃至个体在使用多种媒介形式发展自身文化过程中所展现的多样性。而传媒类高校智库的建设则是其中的重点。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