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正荣专栏:期待2020年媒体变革的破题与破局

见《视听广电》微信公众号(国家广电总局),2020年1月7日发布

2019年在各种总结中过去了,2020年在各种期待中到来。盘点刚刚过去的2019年,传媒领域有令人兴奋的事情,如习总书记在政治局集体学习会上有关推进媒体融合,建设全媒体的讲话,给全国的主流机构媒体带来了更大的变革动力。各地各种媒体都在进行着战略与战术的转型升级。与此同时,传媒领域也有令人感触颇多的事情,比如报业继续下滑乃至停刊;电视广告持续下跌,头部卫视的广告下滑已经达到了30%以上;一直效益不错的广播,收入也开始下滑;网络媒体如短视频火爆异常,MCN成了热点,社交化与下沉化是标配,不过头部视频网站依旧烧钱;影视业还在低迷中徘徊等。

不管怎样,反正未来已来,时代和传媒行业依自身路径往前发展。步伐挡不住,规律无法违反!2020年的媒体会咋样?传统媒体怎么办?媒体融合啥时候见效?……这些都是经常被问到的问题。说实话很难给出唯一且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答案,不过至少可以有期待。
我觉得,对于我国的媒体业,特别是传统机构媒体而言,2020年是关键的机遇之年。有几个重大利好机会正在到来。第一个机会是十九届四中全会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坚持和完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这是未来中国走向治理现代化国家的总体规划,可以将媒体变革放在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框架中去展开。网络时代,很难想象一个现代化的国家还在用着工业时代的媒体体系,而没有智能时代的传播体系做支撑。因此,该决定中指出要“构建网上网下一体、内宣外宣联动的主流舆论格局,建立以内容建设为根本、先进技术为支撑、创新管理为保障的全媒体传播体系”。一个格局、一个体系是保证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必要条件。相信随后将会有更加具体的相关政策与制度出台和落地。第二个机会是2020年年底前要制定“十四五规划”,未来五年(2021-2025年)是中国全面深化改革的关键时段,这个规划中有关信息化、有关媒体发展、有关传播体系如何确立目标、如何顶层设计、如何布局路径等内容都事关传统媒体的生命周期。因为传统媒体通过媒体融合,建设全媒体转型升级的窗口期也就是未来五年。第三个机会是绝处逢生、背水而战带来的重生,比如媒体寒冬也意味着春天不远,比如中国广电网络拿到了5G牌照,比如正在如火如荼推进的基层媒体融合等。当然这些都是方向明确而道路曲折的,都是需要有不少必要条件和正确前提的。

机会有了,也需要有抓住机会的能力。我认为,对我国媒体而言,破题和破局应该成为2020年关键词和核心词。破题是指观念层面,也就是指在认识上尚未真正吃透、穿透的部分;破局是指实践层面,即在应用、操作方面还有待进一步突破的部分。前者更具战略性,后者更具战术性。
具体而言,战略上需要破题的,首先是空间关系,即中国与世界。这两者之间什么关系是最为核心的问题。中国正在日益走近世界舞台中央,这句话要好好体悟。这个核心问题明白与否决定了世界观,决定了内宣外宣,决定了网上网下,也决定了传播体系的构成与走势,更决定了媒体与传播体系同国家治理体系与治理能力的耦合关系与功能。其次是时间关系,即工业时代与网络智能时代。中心化与去中心化、分层化与扁平化、共同体与圈层化、机构化与非机构化等复杂共生。机构化媒体与非机构化媒体已经成了工业时代与网络时代的重要分野。
战术上需要破局的,首先是有了想法如何落地。真正考验传统媒体变革的不完全是思路和做法,尽管这个是引领,但是当下和未来更为缺乏的是思路如何落实,做法如何落地,已有的成功经验如何因地制宜推广。其次是管理运营如何升级,这背后其实是机制与体制问题。决定中特别提到“创新管理为保障”非常到位。没有运营就没有价值汇聚与增值,没有管理就没有效益。再次是如何盘活外部与内部、存量与增量资源配置。这是转型升级的起点。媒体融合和全媒体体系建设本身就是一个开放系统的建设,是一个复杂巨系统的重构,更是一个智慧系统的生成。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