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正荣专栏:“十四五”将是全媒体建设的关键窗口期

见《综艺报》“全媒锐见”专栏,2020年10月10日

2021年将是第十四个五年计划开启之年。面对百年未遇之大变局,各个领域都将面对深刻的变革,特别是经历疫情大考之后,整个社会数字化、网络化、智能化进程将会加速度,网络社会治理体系中的重要系统——媒体系统也应该进行质的升级与迭代。

如果说今年及以前的媒体变革,特别是媒体融合为核心的媒体改革是1.0版的话,那么,明年,乃至“十四五”期间我国主流媒体进行的改革就应该是升级版的2.0版,而且应该是以新型主流媒体建设为中心,以体制机制改革和全媒体人才培养为抓手,构建国家治理体系与治理能力现代化中的全媒体传播体系为宗旨的建设时期。因此,可以说,“十四五”时期将是我国新型主流媒体建设全媒体传播体系的关键窗口期。机不可失,失不再来;时不我待,时不待我。

2020年6月30日中央深改委员会通过的《关于加快推进媒体深度融合发展的指导意见》是指导媒体融合发展,建设全媒体的最新文件,也可以看作是媒体改革2.0版的启动文件。

从主流媒体已有的改革实践,特别是六年来的媒体融合推进情况看,业绩相当突出,当然仍然需要攻破的堡垒、障碍和约束都显而易见地存在着。发现问题,分析问题将有助于找到下一步的改革重点和工作路径,也可以为主流媒体的“十四五”事业发展规划提供观察和思考的角度。

粗略来看,“十四五”主流媒体事业发展规划中特别需要解决的突出问题应该有这些。首先,用户仍然在转移。习总书记说过,“我多次说过,人在哪儿,宣传思想工作的重点就在哪儿,网络空间已经成为人们生产生活的新空间,那就也应该成为我们党凝聚共识的新空间”。现在和未来人们都会去哪里了,大家都心知肚明。未来五年更是新一代信息技术高速发展和深度融入经济社会各个体系的五年,中央提出新基建正是这个进程的加速器。因此,“人民至上”的用户导向是“十四五”期间推进媒体改革向纵深发展的关键,让用户能够转移到主流媒体的全媒体平台上才是解决问题的王道。

其次,技术障碍仍然突出。尽管已经有了“中央厨房”或者融媒体中心,甚至正在建设的媒体中台,这些技术系统有几个关键的节点问题必须解决,否则也难于发挥技术的支撑作用。一个节点是全产品与服务应用问题,即除了新闻内容与服务可以使用,所有产品类型和服务类型都可以基于这个技术系统应用;一个节点是全数据应用问题,即所有媒体内容资源数据化之外,还要有用户数据、政务服务+商务服务的行业数据等等全数据集的建构,另外就是各个数据孤岛的连接与打通,还有就是大数据运算开发运用体系的建立。数据乃未来竞争之核心资源;一个节点是全业态应用问题,即技术系统能够支撑全媒体将要涵盖的各个业态,横向的平台,纵向的垂类共同构成了全媒体生态,只有能够支撑生态系统的技术体系才是完备而有效的。

第三,产品与服务仍然滞后,难以有效满足用户的需要。与之紧密关联的就是自主可控的自有平台建设进入了一个瓶颈期。多年来,以内容产品为驱动力的媒体融合创制出了一大批爆款产品,不过面对需求多样化,生产垂直化,供给精准化,消费场景化的全媒体产品与服务市场,主流媒体的供给还是远小于需求的。主流媒体专业生产内容(PGC)质量和数量都需要与全媒体社会的需求相匹配。这两年,以平台建设为驱动力的媒体融合也打造了一批主流媒体自有平台,包括央媒、省级媒体,还有地市和县级媒体。困境是平台有了,用户不多;社会效益有了,经济效益尚不可见。造成这种局面的原因很多,有历史和客观原因,如第三方平台、商业平台已经非常强大,也有现实和主观原因,如自有平台只是转发或者宣推平台,功能单一,内容与服务没有粘性,没有交互等等。但是已有的自有平台的成功案例和经验是很值得学习和推广的。

第四,体制机制落后,全媒体人才匮乏。这个问题已经在《关于加快推进媒体深度融合发展的指导意见》中明确提出来,作为推进媒体融合向纵深发展的两个关键抓手。本专栏已经有相关论述,在此不多赘述。

其实,从国内外、行业内外的情况看,媒体融合发展,全媒体建设的技术逻辑清晰,行业规律明确,解决方案也有,关键在于如何突破路径依赖,真正深化改革,纵深发展,这是即将进入“十四五”这个媒体融合纵深发展关键窗口期的媒体人的关键使命。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