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正荣专栏:地市级媒体如何啃融媒这块“硬骨头”

见国家广电总局“视听广电”微信公众号,2021-2-4;见《综艺报》“全媒锐见”专栏,2021-2-10

2020年9月,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关于加快推进媒体深度融合发展的意见》,明确指出全媒体传播体系的建设必须要按照资源集约、结构合理、差异发展、协同高效的原则,不断完善中央媒体、省级媒体、市级媒体和县级融媒体中心四级融合发展布局。
经过多年建设,中央媒体的媒体融合已经颇有成效,建成了一批有影响力的渠道、平台,并逐步构建适合自身发展的全媒体传播体系。省级媒体也早已经开始媒体融合的实践,各省级媒体都在寻找自己的融合发展之路,也都取得了一定成效。2018年中央提出要进行县级融媒体中心建设之后,全国上下县级融媒体中心建设全面展开,截至2020年年底要求所有县级融媒体中心都要挂牌。
当下的短板其实还真是地市级媒体融合发展,因此,中央要求建立完善四级融合发展布局,既符合与对应我国治理结构的四个层级,又是我国国家治理体系与治理能力现代化建设要求,同时也是主流媒体全体转型升级的根本任务。如果央媒是大动脉的话,那省级媒体就是中动脉,县级媒体就是微动脉,即通常所说的“最后一公里”,而地市级媒体就应该是小动脉,是连接微循环的关节通道和平台。
要说地市级媒体融合的历史也不短了,早在2004年,牡丹江市就将原牡丹江广电集团和原牡丹江报业集团合并重组,成立了牡丹江新闻传媒集团,可以说是全国第一家地市级媒体融合集团。但是,客观看,那个时代的这种合并重组,是当时“集团化”的要求和结果,并非互联网时代的媒体融合发展与全媒体平台的要求;是当时合并后能够更好垄断一个区域市场、创造更为长久的垄断效益的举措,而非谋求与网络融合、可持续发展的要求。
2014年8月18日,中央深改小组通过了《关于推动传统媒体和新兴媒体融合发展的指导意见》。之后,地市级媒体融合驶入快车道。省会城市及计划单列市如银川、大连等,地市城市如中卫、珠海、汕头、绍兴、张家口等纷纷成立了传媒集团,而且相当多地市都是将报纸和广电整合在一起的媒体融合集团。但是,近几年也有合而又分的,如大庆等地。
从现实情况看,地市级媒体融合还有很长的道路要走。在中央提出县级融媒体中心建设,并且要求“一省一平台”后,各省的县级融媒体中心不少都绕过地市级媒体直接与省级平台连通,这使得不少地市媒体非常失落,并犹豫、茫然而观望,一直期待上级再有专门的有关地市媒体融合的文件出台。从我国媒体融合发展的整体看,地市级媒体的融合发展和全媒体建设还真是个短板,更是一块要啃的“硬骨头”。
有几个问题非常关键。一是地市级媒体,怎么融合?地市级媒体与省级乃至央媒还是有很大差异的。尽管说地市级媒体融合没有也很难有统一的融合模式,但是从融合发展的未来趋势看,“一元模式”更加适合地市级媒体,即将地市报纸与地市广电实质融合。因此,加速实质深度融合才是正道,抓住此次中央文件明确提出四级融合发展布局的机遇,将地市报纸与广电彻底融合,按照全媒体发展的一体化要求,改革体制机制,重构组织结构,优化生产流程,释放人才活力,再造全媒体平台,打通线上线下全业态。
二是地市级媒体,融合什么?相较央媒与省级媒体,地市级媒体掌握的资源相对有限,覆盖的区域也相对有局限,到达的用户也相对是固定的数量等。地市级媒体融合就需要做到“纵”“横”两条线融合。纵向融合上下,解决垂直化问题,即上面要与央媒,特别是省级媒体,包括一省一平台等连接;下面要与辖区内各个区县融媒体中心连接,共享资源。横向融合左右,解决场景化问题,即融合地市范围内的政务、服务、商务资源,拓展各种应用及场景,聚合资源,做大做强平台。
三是地市级媒体,融合业务做什么?地市级媒体扮演着“承上启下”的关键角色。因此,它就需要在三个层次上融合四个业务。第一个层次是中央和省级,要融合必要的中央级,特别是省级的新闻、政务、服务和商务业务;第二个层次就是地市层次,特别是本区域范围内的新闻+政务服务商务;第三个层次就是辖区范围内各个区县层面的新闻+政务服务商务。通过连通、融合、互嵌、分工,实现承上启下。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