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正荣专栏:媒体变革的机会点:特殊实践的常态化

见“视听广电”微信公众号,2020年3月15日,《综艺报》“全媒锐见”专栏,2020年3月25日。

疫情防控还在进行中。防控过程中,机构媒体和自媒体的各种努力,也正在发挥着显在的效果。从最初的信息不足到中期的信息过载,到后期的信息均衡与对称,再到新一轮的信息供求博弈,这正是复杂网络社会动态变化的特点。信息不对称是复杂社会的常态,因此,社会根本离不开各种媒体对信息输入输出的协同性、自组织性。
复杂网络社会的耗散结构是非常明显的,信息供给与消耗是其中最为重要的资源和特征;复杂网络社会的协同性至关重要,信息是保障这种协同性的根本要素,协同性是以信息有效供给为基础和前提的;复杂网络社会的突变性也是显而易见的,其中信息输入与输出保证突变的方向、程度与结果。从已有的媒体实践看,包括机构媒体和自媒体,已经全面地反映出了复杂网络社会的耗散结构、协同性和突变性的特征和要求。
疫情防控中,各种媒体的普遍做法是聚合资源,加大供给,精准传播,吹哨监督,整合服务,力争供求对称,从而发挥媒体在重大突发公共事件中的作用。作为国家级主流机构媒体的人民网,不仅提供疫情报道,还设置救治平台、投诉监督通道以及推进疫情工作渠道。中国教育电视台聚合优质师资课程资源,利用中国教育电视台4频道以及全媒体平台,面向全国,提供小学6个年级、初三、高三课程学习的直播、回放和互动,电视收视率和市场份额跃升全国前列,收视上涨539%。这种功能升维、平台升级,正是复杂网络社会中媒体多重角色的集成与聚合。

作为基层的县级融媒体中心也黏合资源,向区域内用户下沉,提供深度服务,如江苏邳州融媒体中心向百姓提供生活物资购买服务,福建尤溪融媒体中心向用户提供口罩购买服务等。同时政府资源也在向融媒体中心聚合,终于发现融媒体中心可以成为特殊时期最为重要的区域化治理平台。这也正是各级各类融媒体中心需要发挥的作用。各级各类融媒体中心不仅仅是新闻单位,也是汇聚治理资源的重要平台,从而成为区域或者行业的重要治理平台之一。
此次疫情清晰而有力地证明了两个道理,一是在疫情防控这样一个特殊时期,所有媒体的各种实践都突出地显现媒体功能因时代不同而有着巨大的升级迭代,工业时代大众媒体的告知、监督、娱乐与守望等功能,正在丰富并多元化为传播协同、监督上下、服务对称、疏导阻滞、提升治理的复杂网络社会需要的功能。二是复杂网络社会时代,社会治理的抓手是信息,社会治理的基础是数字化、网络化、智能化的网络,社会治理的平台是融合各种资源、汇集各种数据、提供各种服务的综合智慧平台,社会治理的效果就是运用这个智慧平台带来的协同性、对称性和有效性。

疫情终将过去,媒体在特殊时期的实践,能否沉淀并转化成常态的操作与运行,变特殊为常态是个考验。梳理已经有的实践,热运行中冷思考,面向下一步可能的挑战和机遇,机构媒体还需要未雨绸缪,加快疫情特殊时期后的常态业务布局。
从疫情中传播及运营效果好的主流媒体经验看,可能有这样几个关键点至关重要。首先,汇聚和用足资源是基础。特别是政府、社会等重要的核心资源,从而开发和建设关键的资源库,基于这个资源库,创新出有效的产品和服务。传统媒体曾经有着得天独厚的聚合资源的能力和优势,可是随着互联网时代的到来,各种分化力量大大削减了这种优势。传统机构媒体强身健体要从大量吸纳各种资源开始,这正是复杂网络社会耗散结构的基础。
其次,精准满足刚需是硬道理。互联网发展规律告诉我们,精准地满足用户刚需、信息对称、供求平衡,才是硬道理。从各级各类机构媒体疫情中的表现看,口碑好的都懂得这个硬道理。不论满足新闻刚需,还是满足服务刚需,都可能带来良好的效益。
最后,捕捉后疫情时代新机遇。后疫情时代,相信我们的社会都会迭代升级,特别是新基建、新娱乐、新教育、新消费、新生活、新社交等,都将蓬勃形成巨大的市场,爆发出众多的机会。因此结合自身优势,汇聚关键资源,抓住垂直领域,满足细分刚需,下沉各个层级,一定能够产出新动能。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