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正荣专栏:媒体深度融合 全媒体人才“长”这样

见国家广电总局“视听广电”微信公众号—“胡正荣专栏”,2020年8月20日;《综艺报》“全媒锐见”,2020年8月25日

6月30日中央深改委通过的《关于加快推进媒体深度融合发展的指导意见》中,明确提出“推动媒体融合向纵深发展”总要求,突出“要深化体制机制改革,加大全媒体人才培养力度”两个关键,这两个关键正如同人之任督二脉,已经成为媒体融合向纵深发展的主要因素。
早在2016年2月19日,习近平总书记在党的新闻舆论工作座谈会上的重要讲话中就指出,“新闻媒体竞争关键是人才竞争,媒体优势核心是人才优势。”并要求新闻工作者“努力成为全媒型、专家型人才”。人是生产关系构成的核心因素,人才也是生产力的最重要要素。媒体深度融合就是对原有1.0版的媒体融合进行深度的生产关系重构,进行彻底的生产力释放。全媒体人才对于推进媒体深度融合发展,建设全媒体具有关键和核心意义。体制机制更多是外部性、硬件性的改革,主要构建能够优化生产关系、解放生产力的外部环境,其根本目的还是能够将人的驱动力、人的创造力、人的可持续发展力完全激励、充分解放和认真保护。


全媒体人才就是具有互联网思维,具备全媒体生产、传播、运营、管理等相关能力,胜任全媒体流程与平台发展要求的专门人才。习近平总书记提出的“全媒型、专家型人才”,是当下和未来相当长一段时间内,对主流传媒人才规格的基本要求。总体上,全媒体人才其实也有着两层含义,一是全媒型人才,一是专家型人才。前者是指能够胜任全媒体业务要求的人才,后者则是指能够在全媒体业态垂直类业务中发挥作用的人才。这两类人才不可或缺,不能偏废。因为,当下和未来的全媒体一定是全媒体平台与垂直类业务相结合。

全媒体人才是分层次的。从基层到顶层都需要全媒体人才。

基层的全媒体人才就是全媒体业务人才。对他们的要求是能够运用全媒体手段,按照媒体融合业务流程,生产全媒体产品,发布在全媒体平台上,并且能够融通线上线下业务,积极打通相关业态。他们主要是一线记者、编辑、技术、运营等岗位的人才。

中层的全媒体人才就是全媒体管理人才。对他们的基本要求是能够统筹配置管辖范围内资源,协调相关资源,落实安排人财物等生产力要素,用于全媒体产品与服务的创意研发、生产流通、传播运营,同时参与上层咨询与决策,直接管理基层日常业务,并为业务进一步拓展与运行进行协同、配合与整合等。

上层的全媒体人才就是全媒体决策人才,也就是通常所说的顶层设计人才。他们需要具有高维的互联网思维,能够统筹全局、纵观大局、把握大势,调度协同各种内部外部、网上网下资源,敏锐捕捉机遇,优化制度与流程,打通资源与平台,敢于创新,善于决策,因时而动,顺势而为,引领引导媒体融合发展与全媒体建设。
全媒体人才是分类别的,各个类别的能力模型也有所不同。

一般而言,全媒体人才要有决策统筹类人才,他们是推进媒体融合纵深发展,建设全媒体的关键人才,这类人才要求很高,基本能力模型至少含有互联网思维、信息汇集与研判、资源汇聚与配置、要素归集与调度等要素指标。

全媒体人才要有创意创造类人才,他们是全媒体建设的稀缺人才,这类人才的能力模型由众多要素构成,其中关键核心构成是创意策划全媒体IP,研发全媒体内容与服务,策划相关全媒体业态的产品与服务链等能力。

全媒体人才还要有生产制作类人才,他们是全媒体发展的核心人才,包括我们通常所说的内容人才与技术人才。面对全媒体发展的新要求,这类人才的能力模型特别需要包含这些要求,即新形态的4K/8K、3D、AR/VR/MR、直播、短视频、中长视频等的内容生产与技术实现,以及作为上述能力基础的三维空间的构思与创作,视听、全感、互动等多信道语言高维叙事,用户沉浸式交互的智能化感知与认知,真实现实与虚拟现实的全息联通等。

全媒体人才特别需要运营维护类人才,简称运维人才,主要包括项目策划与统筹、项目运营与管理等人才。他们是全媒体发展的支撑人才,没有他们,全媒体的全业态、全产业链、全价值链无从构建。当下,运维人才最为缺乏。这类人才的能力模型主要包括强烈的用户思维与平台思维、基于大数据的用户洞察、打造IP价值、成本控制与效益优化、业态分布与统筹、创新产业链要素构成、跨界营销与运维、实现全价值链布局等。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