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正荣专栏:“疫”起谈谈融媒体、自媒体与复杂网络社会

见“视听广电”微信公众号 2020-2-17;《综艺报》2020-2-25

鼠年伊始,新冠肺炎疫情从湖北迅速蔓延开来,全社会上下纷纷投身于抗疫之战。在这场声势浩大的举国战役中,如何在向广大人民普及疫情防控知识的同时鼓舞人心、消解恐慌,成为这场战役获胜的重要基石。换言之,抗疫战役的胜利必须要建立在信息充分公开和舆论有效引导的前提之下。2020年1月25日,习近平总书记针对新冠肺炎疫情防控作出了重要指示,指出各级主流媒体要加强舆论引导,通过加强相关举措的宣传解读,从而提高群众对疫情防控的重视,丰富人们有关疫情的认知,重塑社会面对疫情的信心。
可能有人会说,我们已经经历过了2003年“非典”,又经历过2008年汶川地震,对于突发事件的特殊状态需要的信息与传播,我们有着丰富的应对经验。但是从实际情况看,我们面对此次新冠肺炎疫情的信息与传播,还是有很多新变化和新情况的。首先,疫情防控与信息传播,日益呈现出惊人的高度关联。它们流动的速度、广度、深度、路径等,都或成正比,或成反比。这在公共卫生研究和传播学研究中都有过相关的研究,特别是在健康传播研究中,能够明显看到这种高度关联性。

其次,我们已经进入网络时代、数字时代、智能时代,信息与数据已经成为国家和社会治理的最重要资源,也是最基本手段,更是最核心的驱动力。此次疫情防控中,尤其可以感受到信息与数据供给的关键性。还有,如今的自媒体已经遍地都是,而2003年乃至2008年都没有这些;如今的社交平台已经人人皆用,而那个时代还没有这些渠道;如今已经进入准5G时代,而那个时代还只是PC时代,还没有智能手机呢。现如今,新冠肺炎相关信息及传播都已经完全数字化、大数据化、移动化、自媒体化、非线性、智能化等。再次,人类社会其实已经进入了一个复杂社会,或者说复杂网络化。就拿疫情的扩散速度、广度来说,此次新冠肺炎与前面的案例相比,均今非昔比。比如,当下我国的人口流动是2003年“非典”时的6倍。比如,去中心化、扁平化又使得当下社会具有了任何一个复杂系统都具有的高度的自组织性等等。这就与农业时代、工业时代发生重大疫情时的应对方式、治理模式有着本质的不同。

具体而言,从此次新冠肺炎疫情信息传播看,融媒体(绝大多数都是机构媒体)、自媒体分别扮演着非常重要的角色。机构媒体经过这些年的媒体融合实践,传播意识、传播方式与手段、传播效果都有了明显的进步,不论是主流机构媒体还是市场化机构媒体,都可以突出看到机构媒体长久以来形成的公信力和权威性,通过同步实时、直击现场、一线体验、深入调查与分析、视听冲击、传播常识、普及知识、系列化等充分体现出来。关键时刻还是需要专业化内容供给(PGC)与权威性平台传播。但是,在复杂网络社会已经成为现实的今天,还是可以看到融媒体尚未完全建成的那种力有不逮,还是可以看到农业时代的思维,指挥着工业时代的身躯,却想完成网络时代的任务的那种不匹配。因此,可以说媒体融合还任重而道远,还真是要加快推进媒体融合,建成全媒体,从而全面适应并融入复杂网络社会。
与此同时,不得不看到,非线性、非中心化的复杂社会中,主体多样化了,渠道多元化了,自媒体(UGC)尤如水银泻地无处不在。自媒体在传播的内容与形式上,特别是传播强度、速度、范围、频率等方面,与机构融媒体有着巨大的区别。自媒体的弥散性、自组织性、非科层制、非线性、非中心化,完全适应了当下复杂网络社会的特质和需要,也是这种社会的标配。这种时代的适配能力,表现出了与复杂社会中疫情——新冠肺炎防控信息传播的高度嵌入和合流。

深入反思,可以看出机构融媒体与自媒体其实是两个时代的代表,前者更像是传统网格化社会的服务者,这种网格化是科层制的网格化,相对固化,且为线性;而后者则是当下和未来网络化社会的使能者,流动的,且非线性。

看上去这种媒体鸿沟真是需要快速弥合,当然,其背后更是信息与传播模式的鸿沟,最深层的还是治理模式的鸿沟,这个亟待跨越与升级。这也正是国家治理体系与治理能力现代化题中应有之义。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