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正荣专栏 国际传播更需要互联网思维与融合实践

见国家广电总局“视听广电”微信公众号,2021-4-7;《综艺报》“全媒锐见”专栏,2021-4-10

我们正处在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的时代,正在经历全球化的升级迭代,也正面临着地缘政治、价值冲突、文化差异、权力转移等各种挑战。作为消除国与国之间信息不对称最为有效手段的国际传播,作用日益凸显,与此同时,其中存在的问题也日渐突出。国际传播亟需转型升级以适应新发展阶段的要求,引领和引导文明互鉴。


新发展阶段,国际传播更需要互联网思维。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共中央政治局第十二次集体学习时的重要讲话中指出:“我还多次强调,各级领导干部特别是高级干部要主动适应信息化要求、强化互联网思维,善于学习和运用互联网。”“各级领导干部要增强同媒体打交道的能力,不断提高治国理政能力和水平。” “我多次说过,没有网络安全就没有国家安全;过不了互联网这一关,就过不了长期执政这一关。”这些要求同样适用于国际传播。工业时代的国际传播思维无法适应网络时代的要求。互联网时代,国内的就是国际的,国际的也是国内的,这种正相关已经明显地表现在政治、经济、社会、文化等各个方面。


新发展阶段,国际传播需要进行“三再”改革。“一再”就是国际传播业务再建造。通过国际传播主体多元化塑造,打造国际传播的主体群,它包括媒体,更包括各类企事业机构,还包括政府,也包括疫情前每年多达一亿多出境的中国人个体。通过国际传播内容领域多元化,打造国际传播的内容群,不仅仅是形象宣传和成就展示,更多的是真实、立体、全面的故事;不仅仅是宏大叙事,更多的是人情味、细节化、有温度的故事。“二再”就是国际传播流程再改造。通过对国际传播进行全流程管理,实现国际传播综合性与垂直化的融合,指令性与自主性的融合。通过对国际传播进行全方位运营,实现主流媒体和平台与自媒体的融合,社会性与市场化的融合,国内运营与国际运营的融合等。“三再”就是国际传播格局再塑造。通过对国际传播进行联动化塑造,实现内外联动、区域联动、主体与行业联动等网络化局面。通过对国际传播进行双向化塑造,实现自说与他说、自塑与他塑的交互效应。通过对国际传播进行线上线下一体化操作,实现效果落地、可持续发展的实际效益。

新发展阶段,国际传播还需要进行“三分”创新“一分”是指国际传播需要分层传播。通过国际传播话语分层,适应每个国家和社会都有的社会分层,实现面对不同社会阶层使用不同的话语表达,提高有效性。百姓是不接受和难以理解高大上的政治话语表述和故事叙事的。通过国际传播话语构建的层级化,实现各取所需,有的放矢,从而免得种瓜得豆,鸡对鸭讲。“二分”是指国际传播需要分类传播。通过国际传播主体及其叙事分类化和多样化,适应国际需要的多样化,从而呈现立体的中国故事。通过国际传播手段与平台的多元化,满足内容与对象的分众化,实现畅通的渠道、有效的手段和合适的平台的有机融合。“三分”是指国际传播需要分群传播。通过国际传播目标国别的分群划分,实现文化与价值的高度适配,而且需要从“一篇通稿打天下”的状况,进化到“一洲一策”,还要进一步进化到“一国一策”。通过国际传播目标用户的分群设定,实现目标人群的有效触达。网络社会中圈层分化,乃至族群割裂日益明显,因此需要“一群一策”,进行有效的群际交流与沟通,实现群际传播效应。


新发展阶段,国际传播更需要进行多重融合实践,包括国际传播需要全域化与精准化融合,即面面俱到与重点突破的融合;需要主流化与自媒体化融合,共同构建国际传播全媒体矩阵;需要人工与智能化融合,既有战略上的长线与可持续规划,又有战术上适时优化调整机制;需要普遍化与个性化融合,提高针对性,提升目标到达率;需要单向化与社交化融合,融入自塑和他塑两个资源;需要综合化与垂直化融合,既要有聚合性平台与整体传播,又要有专业化的垂类生产与传播。


新发展阶段,国际传播的确需要新发展理念,构建新发展格局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