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正荣谈湖南广电改革得失

2006年04月 《南方人物周刊》记者陈东


胡正荣: 湖南卫视的“企业家精神” 是很多电视台所没有的

人物周刊:你如何评价湖南广播影视集团这些年的变化?

胡正荣:在经济不怎么发达、文化也不怎么发达的湖南省,湖广电能把电视做到现在这个样子,已经很不错了。
人物周刊:有人说在这个过程中魏文彬起到很大作用,你认为湖广电改革的内因外因是什么?

胡正荣:对任何一个机构来说,领导人是否具有创新精神、创新意识、创新能力,至关重要。据我所知,魏文彬这个人想做事情,有一定的开拓精神。而且,魏文彬的双重身份很好做事情。

湖南电视台内部改革比较早。我去过多次湖南台,那儿开放的意识很强烈,他们经常会拿国外很好的节目来学习,甚至模仿。他们不仅依靠湖南的地方资源和创作人员,而且吸收全国的资源和人才来做节目。这点是很多电视台都没有的,甚至央视都没有。央视老认为自己是老大,所以就自认为创造力源源不断,其实不是这样,不是谁的地位高,谁就有创造力。

比较外在的一个因素是——湖南卫视上星比较晚,要扩大市场占有率就得背水一战,走一条跟别人不一样的道路。从早期的“玫瑰之约”、“
快乐大本营”,一直到眼前的“超级女声”,能看出他们的运作越来越成熟。他们不光做节目,还企图把电视产业的价值链做起来。

人物周刊:你认为湖广电改革的成功在什么地方?

胡正荣:它首先体现了一种“企业家精神”,湖南卫视的“企业家精神”是全国很多电视台都没有的。

湖南的经验具有普遍意义,每个层面都值得央视学习

人物周刊:有人说中央电视台这几年的改革出现的问题,就是整体缺少“企业家精神”,上层想改,但是员工不高兴。你觉得央视是否需要向湖广电学习?如果需要,应该学习他们的什么?

胡正荣:湖南的经验具有普遍意义。中央台也要学,每个层面都值得他们去学习。我跟央视接触很多,他们每个层次都存在问题。比如“梦想中国”跟“超级女声”是很相像的一个节目,但是央视的创新意识就不行,他们脑子不开放,觉得做节目就应该是这个样子的,永远端着那一套中央电视台的架子。其实节目完全可以做得公民化、娱乐化。

央视的资源和创作团队,任何一个省台都比不上,几乎所有的优质资源全在它手里。但是央视的改革却很难突破,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央视处的位置非常尴尬,它现在的地位是上至国家主席、中央领导,下至老百姓全都关注它。它的确很难动,你让它的节目既满足上边的需要,又满足百姓的需要,那简直不可能。中央电视台就是一个“春节联欢晚会”一样的结局,很尴尬,每年都在改,但是每年都是骂声不断。央视的政治地位和格局,决定了它的尴尬地位。这是客观因素。

主观上,央视没有把自己做成多样化。既然在中国既要面对高层,又要面对老百姓,你就要把你手里的16个频道,尽量多样化,各个频道拥有不同的功能和不同的观众群,而且也只有中央电视台有这个能力把频道办成细分化的多元化。你看已经细分的就不错,如电影、体育频道等。央视还是有空间可以操作的,就看怎么做。

必须认可电视要有大量的娱乐内容

人物周刊:湖南卫视做了很多娱乐节目,导致一些人的反感,出现了严肃节目和娱乐节目的冲突问题。你怎么看?

胡正荣:有个基本态度就是对电视节目娱乐化要宽容。你不能让所有的电视节目都是严肃的,那不正常。必须认可电视要有大量的娱乐内容,哪个国家都是这样。国际上一般把电视和电影放到娱乐业里,把报纸和杂志放在新闻业里。电视新闻量在电视里的比例其实很少。

娱乐本身是个中性词,我们要注意的是“娱乐庸俗化”。你说“超级女声”庸俗了吗?我倒不觉得。一个社会有阳春白雪,也要有下里巴人。不要听到娱乐就恐怖。

娱乐是有边界的,娱乐是有尺度和标准的,娱乐不能渗透到所有领域,如新闻是不能娱乐的。但是,不能说中国电视业有点娱乐你就把它打压下去,那中国电视就更没法看了。老百姓刚刚有点放松,有点高兴,你就把他压下去,我觉得这就有点过分了。难道中国老百姓每天都需要苦哈哈的吗?中国老百姓也需要放松,也需要欢笑。周星驰的电影一样没有伟大的意义,但是让你放松,反而还能找到意义。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