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正荣:众创:智能时代的知识分享平台建设

见《综艺报》“全媒锐见”专栏, 2019年5月10日

随着5G技术进一步突破带宽的限制、人工智能进一步激发内容潜力,人类的平台化知识分享将更深切地介入内容生态建设,这种“众创”的行动,必将带来更大的变化和更深刻的变革。

随着智能时代的到来,互联网越来越朝着平台化、智能化、移动化的维度发展,为用户提供了多样的知识生产平台。知识是内容生态的一部分,而生态内容必须以创意为核心创意有三个特征:新颖性、差异性、稀缺性,要吸引用户,且要与其场景匹配。这不能仅靠传媒专业人员生成,更需要激发用户的智慧。也就是说,现有的专业生产内容 (PGC)是不够的,机器生产内容(MGC)是不够的,普通的用户生产内容(UGC)也是不够的,必须更多地依靠“人(创作者)—机互动”,乃至“人(创作者)—机—人(用户) 互动”完成,实现我所说的“众创”(crowd-creativity)。

实现众创,一是要以智能技术作为知识基础设施。

无论是基础教育,还是继续教育,抑或是日常知识分享,都将极大程度地依赖智能信息设施。随着大众传播媒介的构成由金属活字、油脂墨和印刷机逐步过渡到主机、网络协议和终端工具,信息生成和接收的模式,以及知识贮藏和传播的范畴,都发生了巨大的变化。知识和文献数据库的建设已经历多年,构成了巨大体量的储存仓库,且利用检索技术构成了引擎式目录。目前,机器辅助学习、自动测评系统、智能教师与导师系统(Intelligent Tutoring System,ITS)获得了日益广泛的运用,图书馆、博物馆、大中小学乃至民间教育机构都在进行智能化更新。教育的游戏化也获得普遍关注。纵览手机应用商店,各种年龄段、各种知识领域、各种学习层级的应用软件层出不穷。2015年,中国教育技术协会成立了教育游戏专业委员会,致力于推动相关领域的发展。

实现众创,二是要以“新百科全书”为知识内容。

新的知识经济时代,一方面,知识概念、教育背景和学习实践发生了深远的变化,另一方面,人们想象力来源的原初形式成为知识传播的主要手段。知识内容的丰富性、多元性、开放性、日常性广获关注,知识传播的故事化、视频化、动态化、社交化成为主流。例如,作为短视频社交平台的抖音,也已经变成了一种新式的、“众创”式的知识生产和分享平台。抖音上的知识范畴可谓无所不包,传统精粹与世界万象、基础教育与成长进修、生活智慧与职场技巧、自然科普与社会通识,都在通过高阅读频率的短视频进行传播,这是很好的现象,是“野性思维”(la pensee sauvage)和“非正式学习”(Informal Learning)的互动结果,形成了一种新式的知识百科全书体系。

实现众创,三是要以青少年为关键行动者。

青少年既是知识学习与教育的主要人群,也是互联网的“原住民”和新传播技术的“主力军”。很多青少年喜欢从互联网上学习一些人文知识、传统文化、科学内容和现代艺术,更重要的是,他们也成为知识的创造者和分享者。基于二次元文化的“古风”兴盛成为一个突出的例子,它利用动漫、虚拟偶像、COSPLAY等元素,在无形之中借助青少年喜闻乐见的形式促成了传统文化的颠覆式创新与创新式传播,并且将被动的接受过程延展为主动的实践过程,甚至以身体表演和兴趣团队实现了线上线下空间的打通。青少年将是知识众创的关键性行动者。

实现众创,四是要以知识普惠和可持续发展为未来走向。

知识的众创,既需要国家行动与政策保障,又需要社会各方的积极能动参与。传播技术的新发展,为实现用户参与过程提供了简易的、门槛较低的技术辅助手段,并承认了人的创作的无穷性和未来性。平台化的基本原则,就是汇聚力量、链接动能,它必须重归教育初心,为社会提供普惠式的知识教育,不仅缩小知识沟和数字鸿沟,而且致力于推动面向未来的可持续发展。在正式教育者方面,如中国高等教育出版社的“爱课程”平台、各所大学的慕课平台等,构成了新的学习网络,中国教育电视台正在从普及性的广播电视教育向新传播方式开拓。在企业化平台方面,形形色色的社交平台也在围绕知识分享、开放课程、在线问答等形成种种模式。今年抖音与中国科学院等联合开启“DOU知计划”,通过有计划的、积极正向的生态内容搭建助力全民科学素质提升。只有各方主动承担社会责任,以新兴技术使蕴藏在亿万中国人民中间的创新智慧充分释放,才是“众创”的真义。

随着5G技术进一步突破带宽的限制、人工智能进一步激发内容潜力,人类的平台化知识分享将更深切地介入内容生态建设,这种“众创”的行动,必将带来更大的变化和更深刻的变革。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