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正荣 李荃:发力全媒体人才培养,推动深融发展

文章刊于《青年记者》2020年11月上

信息技术的迅速迭代加速了人类社会数字化、网络化、智能化进程,也对作为网络社会治理体系重要组成部分的媒体系统提出了全新的时代要求。自2014年以来,我国各级主流媒体顺应潮流、锐意变革,在媒体融合改革实践方面取得了显著的成效。但与此同时,也要清楚地认识到要彻底解放传统主流媒体生产力、革新生产关系,亟待攻克的壁垒、消解的障碍仍然显而易见地存在着。面对下一个五年媒体融合窗口期收紧的严峻挑战,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于2020年6月30日通过了《关于加快推进媒体深度融合发展的指导意见》,并明确强调深化体制机制改革、加大全媒体人才培养力度将是媒体融合实践顺利纵深发展的基础性工作和关键抓手。

“功以才成,业由才广”,人在生产关系的一切构成中始终是最为关键、核心的要素。从这个意义上来说,体制机制更多是一种外部性、硬件性的改革,即通过构建、夯实一个能够使生产关系得到深度优化、生产力得到释放的外部环境,来最终实现人的创造力、活力的充分解放和全面激发,并为其提供有效保障。然而,在媒体融合即将进入关键窗口期的今天,主流媒体的人才队伍水平远远达不到纵深发展阶段的现实需求,全媒体人才的匮乏直接制约了融合实践推进的步伐。结合国内外、行业内外的情况,各级主流媒体要真正将推动媒体融合发展、建设全媒体落到实处,就必须突破既有路径依赖,在全媒体人才的培养上提速、增效,激发媒体融合纵深发展的内在驱动力。

全媒体人才的层次和类别

2016年2月19日,习近平总书记在党的新闻舆论工作座谈会上指出,未来的媒体工作者要“努力成为全媒型、专家型人才”。直到今天,有关全媒体人才的定义,全媒体人才该如何培养,学界和业界仍然缺乏一个统一标准。在笔者看来,全媒体人才是指具有互联网思维,适应智慧传媒生态的发展趋势,具备全媒体生产、传播、运营、管理等相关能力,胜任全媒体流程与平台发展要求的专门人才。当下和未来的全媒体一定是全媒体平台与垂直类业务相结合,因此全媒体人才有两层含义,一是全媒型人才,一是专家型人才。前者是指能够胜任全媒体业务要求的人才,后者则是指能够在全媒体业态垂直类业务中发挥作用的人才,这两类人才不可或缺,不能偏废。

(一)全媒体人才的层次

对于致力于推进媒体融合实践的各级主流媒体来说,从基层到顶层都需要全媒体人才。

基层的全媒体人才就是全媒体业务人才,他们主要是一线记者、编辑、技术、运营等具体业务岗位的人才。对他们的要求是具备敏锐的传媒嗅觉与技巧,可以按照媒体融合业务流程,运用各种现代传播手段进行全媒体产品生产并发布至全媒体平台上。值得注意的是,技术手段运用上的“全”只是其中一个维度,能否在理念上做到“全”同样重要,即要根据不同情况巧妙地选择全媒体展示手段。此外,全媒体业务人才还要能够融通线上线下业务,积极打通相关业态。

中层的全媒体人才就是全媒体管理人才。对他们的基本要求是能够统筹配置管辖范围内资源,协调相关资源,落实安排人财物等生产力要素,用于全媒体产品与服务的创意研发、生产流通、传播运营,同时参与上层咨询与决策,直接管理基层日常业务,并为业务进一步拓展与运行进行协同、配合与整合等。

顶层的全媒体人才就是全媒体决策人才,也就是通常所说的顶层设计人才。他们需要具有高维的互联网思维,能够捕捉机遇、统筹全局、把握大势,调度协同各种内部外部、网上网下资源,在优化制度与流程、打通资源与平台等工作上敢于创新、善于决策,引领引导媒体融合发展与全媒体建设。

(二)全媒体人才的类别

全媒体人才是分类别的,各个类别人才所需要的能力模型、基本素质也有所不同。

一般而言,全媒体人才要有决策统筹类人才,他们是推进媒体融合纵深发展,建设全媒体的关键人才,这类人才要求很高,基本能力模型至少含有互联网思维、信息汇集与研判、资源汇聚与配置、要素归集与调度等要素指标。

全媒体人才要有创意创造类人才,他们是全媒体建设的稀缺人才,这类人才的能力模型由众多要素构成,其中关键核心构成是创意策划全媒体IP,研发全媒体内容与服务,策划相关全媒体业态的产品与服务链等能力。

全媒体人才还要有生产制作类人才,他们是全媒体发展的核心人才,包括我们通常所说的内容人才与技术人才。面对全媒体发展的新要求,这类人才的能力模型特别需要包含这些要求,即新形态的4K/8K、AR/VR/MR、直播、短视频、中长视频等的内容生产与技术实现,以及作为上述能力基础的三维空间的构思与创作,视听、全感、互动等多信道语言高维叙事,用户沉浸式交互的智能化感知与认知,真实现实与虚拟现实的全息联通等。

全媒体人才特别需要运营维护类人才,简称运维人才,主要包括项目策划与统筹、项目运营与管理等人才。他们是全媒体发展的支撑人才,没有他们,全媒体的全业态、全产业链、全价值链无从构建。当下,运维人才最为缺乏。这类人才的能力模型主要包括强烈的用户思维与平台思维、基于大数据的用户洞察、打造IP价值、成本控制与效益优化、业态分布与统筹、创新产业链要素构成、跨界营销与运维、实现全价值链布局等。

全媒体人才培养的路径与思路

当下,传媒生态、社会环境在信息技术迅速迭代推动下发生了颠覆性的变化,大量网生和智能生成内容与服务也需要全新的价值观赋能。在此背景下,全媒体人才培养的路径与思路也需要一套全新的、完整的指标体系来参考。这套考量指标一方面要包括创意创造、生产、传播、营销、运营等全媒体业务流程的客观评价指标,另一方面也应当涉及互联网理念、用户中心、世界观、价值观等主观评价指标。

对于作为主流媒体人才基地的高等院校而言,其人才培养路径与思路也应当因时而变,包括学科、专业、教育模式和师资结构在内的全方位变革迭代迫在眉睫。在学科层面,应当以互联网思维重塑学科知识体系和专业价值观体系,鼓励各学科之间的交叉融合,打造一个问题导向、理论融合、方法协同的全新融合知识体系,培养一批知识结构广博、综合能力过硬、个人素质全面的全媒体人才。在专业层面,专业的设置、调整应以国家需求、行业发展动向为依据,以建构能力体系为目标。未来,大数据分析、人机交互、媒体管理与运营等特色课程都应该加入专业教育当中,通过为学生搭建一个全方位的知识图谱来实现高等教育与社会需求的无缝衔接、技能的同步更新。在教育模式层面,应当打造一个价值导向、技术引领、内容为本、用户为要的全新模式,同时要将理论与实践紧密结合的原则贯彻至高等教育全层次。高等院校可以寻求与企业、媒体等社会机构建立合作关系,共建课堂、人才基地建设、课题研究合作等都是可行方式。在师资结构层面,应当突出融合特性,在教学中引进具有丰富业界实践经验的工作人员,同时鼓励高校教学人员积极参加挂职实践锻炼、学历进修、教师培训、专业交流等活动,构建兼具学术型人才与业界人才的师资结构。

从主流媒体管理部门和各级主流媒体自身出发,基于实用、高效和易落地等方面的考量,完善在职培训、岗位锻炼体系和测评考核标准将是加快全媒体人才培养的重要路径。以作为全球范围内的媒体融合实践引领者的BBC为例,其早在2006年就已经通过建立新闻学院布局其在职培训计划。通过向其一线记者提供形态多样和与时俱进的培训项目,BBC实现了一线业务人员的全媒体综合运用能力的显著提升。在国内,近年来以新华社、人民日报为代表的主流媒体也开始有意识地组织媒体融合发展方面的培训项目,以无人机、VR为代表的新兴技术开始逐步成为一线业务人员的常规配备,逐渐出现在各大新闻现场。因此,各级主流媒体的当务之急是要将在职员工的培训与提升置放于战略高度,并根据融合发展的需要制订一套涵盖培养目标、方式与方法、实践项目、内外部实训及效果评估等多个维度的全媒体人才培养规划。具体来看,各级主流媒体顺应融合变革浪潮,突破传统的思维桎梏和路径依赖,在全社会寻求培训资源的广泛对接,通过与新兴媒体、企业、高等院校等社会机构的合作联动,探索一套战训结合、开放跨界、多元互动的全新培训模式。这里要注意的是,如果仅仅将培训范围局限在一线业务人员,无法从根本上改变传统主流媒体资源配置方式和决策层面落后的现实。因此,全媒体人才的培训必须是全员、全类型、全层次的,这样才能够达真正落实体制机制改革的不断深化。

结  语

从已有的改革实践,特别是从近年来的媒体融合推进情况看,各级主流媒体在生产流程再造、自有平台建设等方面取得了突出的业绩。在多年的融合实践探索中,起步早、经验丰富的主流媒体已经锻炼和培养了一批能够开拓创新、适应融合发展需要的全媒体人才。但总体上来看,全媒体人才仍然是媒体融合纵深发展最缺乏的资源,全媒体人才红利更是无从谈起。面对即将到来的智慧全媒体时代,传统媒体的人才培养方式应当因时而变,根据全媒体建设需要的能力模型确定与之相适应的培养路径与思路,以期有效地缓解、弥补当前全媒体人才严重短缺的现状,为媒体融合纵深发展、智慧全媒体有序建设夯实基础、积蓄动能。

【本文为教育部人文社科重点研究基地重大项目“中国传媒体制机制创新研究”(项目批准号:18JJD860002)阶段性成果】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