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正荣 蒋东旭 元宇宙:媒介融合的高级阶段与社会的未来形态

综艺报 微信公众号 2022-03-01

元宇宙并非横空出世,它仍然是媒介技术和应用场景不断“进化”并被预测的一种未来媒介形态,是媒介融合的高级阶段。摩根斯坦利今年最新的一份报告显示,元宇宙的预计潜在市场规模将达到8万亿美元,其中3.9万亿美元预计将以“在线迁移”(Online Migration)的方式实现。也就是说,元宇宙将成为取代移动互联网的下一代互联网平台,包括社交、沉浸式体验的娱乐产品、电子商务等。而其他的4.1万亿美元将会集中于线下的汽车、房地产、教育等领域。从这项预测看,未来元宇宙将彻底模糊“线上线下”的概念,所以说元宇宙不会是所谓“平行宇宙”,它是媒介平台,遵循的是媒介发展的融合趋势,即融合不断加强,彻底打破人与社会的二元对立,形成多维空间的“嵌套”,进而对人的行动产生影响,形成新的生活方式。

接入元宇宙的媒介是物还是人?
理解元宇宙有一个基本问题:元宇宙与现实世界的关系如何?要解答这一问题,我们需要找到接入元宇宙的界面。在考察物联网的研究中,曾经有学者将物作为连接虚实的界面,以此来解释物联网技术条件下的“万物互联”。但是物并非实践的主体,仅仅将物作为界面,元宇宙就丧失了人类实践的弹性,人类就失去了对行动空间的选择权。元宇宙不是将人与现实空间隔离开来,而是要打破虚实,只有人的行动能够在虚实之间任意切换,不断超越限制人类实践的物质条件,才能实现建构元宇宙的目的。
在目前对元宇宙的想象与描述中,元宇宙的虚实界面首先是人,人们通过元宇宙中的数字身份展开实践,并通过这一身份连接元宇宙与现实。在过往的媒介研究中,关于数字身份的讨论并不鲜见,比如游戏中的人物设定、购物平台的用户画像等等。作为虚拟角色,其所能够刺激的人的感官体验是单一的、单调的,主要是视觉和听觉,这影响了体验的效果,“卡顿”成为描述体验感严重缺失的词语。元宇宙更进一步,活跃其中的不仅仅是媒介中的人,其要实现的是从媒介中的人向媒介人的转变,同时将媒介人与真实的人一一对应,你就是我,我就是你,成为能够在多元空间中不断跳跃展开行动、获得全部感官体验的“赛博人”,人成为赛博人就掌握了进入元宇宙的钥匙。

谁融合谁?建构元宇宙的两种路径
对于元宇宙的建构过程,当前的主流观点认为,至少需要四个步骤,从数字孪生、虚拟原生到虚实共生,最后实现虚实联动。
数字地图是典型的数字孪生代表,基本实现了虚拟与现实的一一对应关系。目前,我们正在尝试构建虚拟原生的元宇宙形态,比如百度希壤就是这一类尝试。而虚实共生与虚实联动是构建元宇宙的终极目标。
这四个步骤清晰地描述了实现元宇宙的路径:首先构建元宇宙平台,并在与现实的不断连接中完成双向数据交换,最终建构完整的虚实对应结构。
假设元宇宙是未来的社会形态,这种实现路径就忽略了社会的复杂性特征,降低了个体实践在社会创造过程中所发挥的主导性作用。因此,如果将这一步骤翻转过来,即首先考虑人的需求,将虚实联动作为出发点,将已有的媒介场景作为元宇宙的开发基础,那么过程就变得更加符合媒介发展逻辑——瞬间连接、断开,通过使用媒介在多个空间中跳跃,目的是满足人类的需求。这种路径的优势是从用户需求出发,将用户的线下行动或线上行动在元宇宙中融合,具有极强的黏性。
元宇宙构建的社会应当是从单一维度变成多维度,社会分工在多维度空间中展开,并被编织在一起,形成一个缠绕、并线的状态。首先实现某些场景的元宇宙建构,并在不断的元宇宙场景完善中,构建出更加包罗万象的元宇宙。
从系统论来说,元宇宙是一个复杂巨系统,而复杂巨系统的建构不可能由单一的社会主体来完成。因此,以场景为单位的元宇宙建构过程将会是一个较为理想的路径,多元的元宇宙子系统成为构建元宇宙复杂巨系统的基础,并在所有的个体参与中永不停歇地发展,而不是将其建立在由某个机构甚至公司开发的元宇宙系统中。
当前,对元宇宙的建设主要处在硬系统建设初始阶段,无论是平台建设,还是硬件或者软件的开发,都体现了硬系统建设的特征,技术指向是主导,建设的效果也容易被量化考察,这也是目前有关元宇宙的各种研究报告所关注的焦点。然而,硬系统工程失败的原因,往往是忽略了社会复杂性对其的深刻影响,一旦硬系统建设完成,软系统工程建设将成为构建元宇宙的主题。而第一条路径的问题就在于只强调了硬系统建设,忽略了软系统建设,将元宇宙简单化,遮蔽了元宇宙是社会复杂巨系统的本来面目。

平台垄断的“新”机遇?元宇宙的媒介批判
就像互联网出现初期,人们乐观地将其视为某种乌托邦,而后又不断失望一样,对元宇宙保持批判的考察也是极其必要的。上述这两种元宇宙的实现路径,讨论的根本在于到底是将元宇宙作为媒介平台对日常生活进行“殖民”,还是将元宇宙作为人类追求美好生活的一种解决方案。
元宇宙在当前被视为行业“风口”,其遵循的是资本逻辑,谁能够在这个风口中占得先机,谁就将在下一阶段赚得盆满钵满。在这个逻辑指导下的元宇宙,将会再现平台垄断的局面,其结果只会出现“赢家通吃”,并倚仗垄断格局反向规训用户,造成平台对日常生活的“殖民”。
因此,构建元宇宙要突破当前的媒介平台思维,不能将元宇宙视为媒介平台的延续,同时要强调系统论下的媒介思维,深化对媒介融合的认识,理解元宇宙是媒介促成了人与物的融合,多角度思考其对社会可能带来的影响,深入讨论其可能在日常生活层面对人类实践方式的改变。
(作者:胡正荣,中国社会科学院新闻与传播研究所所长,教授,博士生导师;蒋东旭,博士,四川外国语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副教授。)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