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正荣:建构一个全媒体的生态系统

February 5, 2017

中国广播2016年第11期

现在,媒体融合已经成为业界的共识。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高度重视传统媒体和新兴媒体融合发展,他多次在不同场合强调要利用新技术、新应用创新媒体传播方式。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第四次会议上发表讲话强调:“推动传统媒体和新兴媒体在内容、渠道、平台、经营、管理等方面的深度融合,着力打造一批形态多样、手段先进、具有竞争力的新型主流媒体,建成几家拥有强大实力和传播力、公信力、影响力的新型媒体集团,形成立体多样、融合发展的现代传播体系。”

一、什么是全媒体

我们应该怎样理解习近平总书记的讲话精神呢?现在许多业内人士都在讲融合,但是融合要怎样去做?我的理解就是要建构一个全媒体的生态系统。我考察过一些地方和单位的媒体融合,客观来讲,现在做的媒体融合基本都是“半拉子”工程,或是不完整的,甚至可以说是万里长征只走了第一步,下一步都不知道往哪儿迈。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我国新闻传播学生就业现状及难点

July 22, 2016

t01794fec83deb71908

2016年06月 <新闻战线>  作者:胡正荣 冷 爽

 截至2015年底,我国共有681所高校开设了新闻传播学类相关专业,7个专业布点数达到1244个,在校本科生约23万人,占到高校在校本科生人数的1.4%。就业人数逐年增多,方向相对丰富,前景相对乐观。

  一、基本情况

  2013年底,教育部高等学校新闻传播学类专业教学指导委员会在全国范围内开展了关于新闻传播教育的专项调研,参与此次调研的高校386所。根据此次调研发现,我国当前新闻传播学类专业学生的就业主要呈现以下几个特点。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文化与传媒类高校智库的建设路径

July 16, 2016

中国传媒大学 胡正荣 姬德强[*]

随着数字网络技术和移动互联网的发展,“媒介化社会”已经逐渐成为常态。以实时在线、互联互通和大数据为代表的融合媒体时代正在到来。在高度媒介化的当代中国社会进行文化建设,必须要充分考虑到各种媒介平台在重塑文化形态和文化机制的过程中所呈现的突出作用,尤其是各类社会群体乃至个体在使用多种媒介形式发展自身文化过程中所展现的多样性。而传媒类高校智库的建设则是其中的重点。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文化安全观的视角转换:内生性与虚拟性

July 16, 2016

胡正荣  姬德强

2014年,中央国家安全委员会(国安委)成立。在国安委的第一次会议上,习近平主席首次提出了包括“文化安全”等十一种安全在内的“总体国家安全观”。[1]这一崭新的“国家文化安全观”不仅涉及传统安全(比如意识形态斗争),更指向信息与媒介时代的多种非传统安全因素(比如文化消费和生活方式[2])。因此,如何在新的传播环境下创新对于“文化安全”的理解,成为我们面临的一个重要的理论挑战。这同时也是十八届五中全会对于“理论创新”[3]的内在要求。

本文聚焦于互联网和大数据时代背景下“文化安全”的“再定义”问题,提出了应该从“内生性”和“虚拟性”两个角度重新思考文化安全的国家战略,并充分考虑到文化的数据化,以及围绕数据化而形成的新的文化权力结构。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全球新公共外交视野中的国际传播与中国

July 16, 2016

胡正荣  张毓强 

全球化和信息化的发展不断改变着传统国际关系的政治生态,民族国家之间的全方位密切交流和传播能力竞争正在建构着新的国际权力体系和利益格局。而在全球化言论空间这一更加广阔的文化发展战略的意义上,多样性和多元化的实现有赖于个民族国家跨文化交流中的价值、能力的平衡,有赖于公共外交和国际传播总体方向的根本性调整。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发挥传媒类高校在中国 国际传播能力建设中的智库作用

July 16, 2016

胡正荣  王润珏 (中国传媒大学)

2016年2月19日,习近平总书记先后到人民日报、新华社和中央电视台3家中央新闻单位进行实地调研,并主持召开党的新闻舆论工作座谈会,指明了新闻舆论战线适应形势发展积极改革创新的方向和目标。

习总书记在工作座谈会上的讲话指出“媒体竞争关键是人才竞争,媒体优势核心是人才优势”。对于新闻传播相关专业教育战线的工作者来说,习总书记的讲话中关于新闻舆论“人才”问题的论述与要求,吹响了未来人才培养和科学研究的号角,这是一种责任,更是一种压力。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胡正荣:融媒时代媒介生态系统重构与流程再造

June 29, 2016

url.jpg

本文发表于《融合坐标——中国媒体融合发展年度报告(2015)》(2016年6月出版)

摘要

媒体融合是一个全新的生态系统再造过程。实现“中央厨房”在传媒业落地,并使之成为传统媒体融合化转型的突破口,需要的不仅仅是从技术和运作层面实现内容、渠道、平台的一体化再造,更需要在互联网思维下重新建构一个融合媒体产业的生态系统。抛开传统媒体时代所形成的生产边界和组织边界的概念,改变机构主导、传者主导的内容生产和选择模式,充分发挥互联网的开放精神,实现共享化和智能化的融合媒体产业生产模式。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人民日报:构建融合媒体产业的生态系统(顺势而为)

October 11, 2015

1339002596247

 

胡正荣 《 人民日报 》( 2015年10月11日   05 版)

 

媒体融合不是简单的传统媒体加上新兴媒体,更不是传统媒体产出一些新兴媒体产品。可以说,媒体融合既不是简单的互联网+传统媒体,也不是传统媒体+互联网,它是一个全新的生态系统,除了内容、渠道、平台、经营、管理需要一体化,更需要在互联网思维下重新建构一个融合媒体产业的生态系统。

首先,建构一套新的融合媒体生态系统,必须有一套新的思维方式和思想体系。传统媒体应搭建三个层次的新思维:一是一般意义的互联网思维,至少引入开放、用户和共享的理念。传统媒体是较为封闭的系统,有受众而少用户。当今,新的经济形态——共享经济已经浮出水面。共享资源特别是共享产品和服务,是这种经济形态发展的未来趋势。二是当下的移动互联网思维,即精准投放、精准推送、定制化、碎片化、粉丝经济、颠覆性思维、免费和第三方传播等等。三是传统媒体拥抱新兴媒体必须具备一些可操作的思想观念,如用户中心,产品与服务导向,内容、渠道、平台、经营、管理一体化,移动化、社交化、视频化、场景智能化,大数据、云计算、物联网技术,特别是全新的融合媒体体制与机制。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传统媒体的媒体融合战略

August 21, 2015

胡正荣:传统媒体的媒体融合战略

《传媒评论》2015年第4期

媒体治理需要新理念

传统媒体的人习惯于过去长期以来的工作方式、手段、环境、路径,所以跟新媒体融合的时候就容易产生路径依赖,即过去就是这么做的,按照这个方式做新媒体有什么不可以?如果你是按照传统媒体的思路做新媒体就错了,融合媒体时代不是按照媒体去做新闻,而是要根据对象、用户去做新闻,不同的用户需要不同的新闻产品,不同的新闻产品要到达不同的平台。

国内传统媒体与新兴媒体融合,基本上有三种路径,绝大多数是第一种,即固守内容优势,认为我们搞传统媒体的,有内容优势,因此,就将现成的内容放到App、微信、微博上,认为这就叫融合。这个路径其实是找错了。第二种,主业开始滑坡,从而寻找多元产业支撑。即拓展其他产业、以获得较好收益来支撑传媒主业。有些地方报纸去年广告收入下滑30%,然后开始多元支撑,搞房地产、展会、卖汽车。第三种就是面对互联网冲击,开始彻底改变自己的思路,改变自己的做法,重新架构自己的生产流程,彻底拥抱互联网。

对传统媒体来说,互联网思维起码应该包括,第一,用户。以用户的思维来想问题,不管你来自于报纸,还是来自于电台和电视台,在做任何一个节目和版面的时候,首先需要考虑你的用户在哪里?他们需要什么产品?应该为不同用户群生产不同形态的产品,然后去找适合这个产品的渠道。第二,开放。即一方面内部打破过去封闭的组织架构,你是做广播我是做电视的,然后再搞一个互联网部门,这种封闭的、完全按照媒体类型划分的组织结构以及架构方式是错误和落后的。另一方面,外部的开放并与所有社会资源打通,做新闻媒体不光是以新闻去满足社会需求,未来传统媒体的发展最终要落到中央要求的信息服务上去。第三,分享。传统媒体的新闻人工作流程是这样的,即出去采访,回来完成稿件和节目,生成版面,上线印刷和播出,就可以下班了。可是在融合媒体的今天,你生产完成的新闻发出去的一瞬间,你应该才正式上班,新闻产品的传播效应才开始形成。除了前面提到的,还有精准传播。互联网传播就是精准传播。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如何构建中国话语权

April 26, 2015
logo
胡正荣 李继东《 光明日报 》( 2014年11月17日   11 版)
     作为世界上最大的发展中国家和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中国在被各国广泛关注的同时,也遭受着诸多质疑甚至责难。究其原因,在于目前中国在国际话语体系中仍处于弱势地位,话语权与国际地位不相适应。话语权既不是从天上掉下来的,也不是自我封赏的,更不是他国赠赐的,而需要精细塑造、培育和争取。特别是在当前,信息传播技术日新月异,信息获取手段快捷多样,信息内容规模丰富庞杂,更需要主动回应国际社会热点,高效处置突发事件,在信息发布、解读和回应等方面主动设置议题,熔铸和传播中国的核心价值,展现中国视角、风格和气派,方能有效构建中国话语权。

    从总体上看,当前国际话语的基本叙事结构仍然是以西方为中心,西方发达国家依然掌控着国际舆论的主导权,西方文明仍是核心话语,主导着整个世界,全球仍习惯于用西方价值和逻辑来评判是非,诠释国际和国内议题,国际话语体系仍处于不平衡、不平等、不公平的格局。特别是伴随着全球化进程的推进,新自由主义价值观席卷全球,世界信息传播格局很可能滑落到一种基于资本主义文明的新话语极权。

实际上,随着中国等新兴经济体的崛起、新信息传播技术的迅猛发展,国家间相互依存程度空前提高,世界权力结构也在调整、变化,国际话语权正在重新分配,新的信息传播秩序和格局正在形成,多极化趋势也日趋明显,和平、发展、合作、共赢成为一种潮流和共识,可以说世界正处于新旧格局交替过渡之中。这期间,快速发展的中国需要向世界解释自己“从何处来”与“向何处去”的疑惑,这不仅关乎通过解答这一国际社会高度关注的问题,让世界更加全面、客观和理性地认识、理解和评价中国,更影响到未来构建和形成一个什么样的国际话语新体系和世界信息传播新秩序。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