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融合走向哪里?共媒时代与智媒时代

July 16, 2016

TB11p6FLFXXXXcrXVXXXXXXXXXX_!!0-item_pic.jpg_300x300

《众媒时代》(腾讯研究院出品)序

胡正荣

2014年8月18日,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第四次会议审议通过了《关于推动传统媒体和新兴媒体融合发展的指导意见》。这个《意见》向我国传统媒体吹响了集结号。一年来,我国传统媒体积极创新实践,努力探索适合中国国情的传统媒体与新兴媒体融合发展之路。2015年8月,国务院印发《三网融合推广方案》,9月又印发《促进大数据发展行动纲要》。这些都意味着我国媒体融合的环境更加良好、条件更加成熟、步伐应该更加迅速。

从国际上媒体融合实践看,传统媒体融合新兴媒体不是简单的传统媒体加上新兴媒体,更不是传统媒体产出一些新兴媒体产品。媒体融合是一个全新的生态系统再造的过程,除了中央说到的内容、渠道、平台、经营、管理需要一体化后的新格局,更需要在互联网思维下重新建构一个融合媒体产业的生态系统。

 

未来融合媒体发展的方向已经清晰地呈现在我们面前,这就是融合媒体生态是以用户数据为核心、多元产品为基础、多个终端为平台、深度服务为延伸的全新的开放、共享、智能化的系统。这个新的融合媒体生态系统以共享化和智能化为主要特征,因此,媒体融合将进入一个共享媒体时代和智能媒体时代。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传播学内外的Colin Sparks——《全球化、发展和大众传播》代序

January 6, 2010

胡正荣

我认识Colin是一个比较偶然的机会。2001年5月,我应邀到英国历史悠久的杜伦大学做访问学者,在当时的东亚系重点关注研究中国的媒介体制和政策。时间只有一个月,我要充分利用这一个月,既希望在杜伦大学的研究有所收获,更希望能拜见几位在英国传播和媒介研究领域的重点人物和学校。最后一周,我就在朋友的陪同下,访问了谢菲尔德大学、立兹大学,还到伦敦拜见 James Curran,不过阴差阳错,没有见到。最后一位访问的就是Westminster大学的Colin Sparks教授。

我到学校位于伦敦西北部的Harrow校区的传播学院时已经中午,在介绍人一位台湾的博士生的带领下,有些诚惶诚恐地见到了Colin,他建议我们坐在庭院中,喝咖啡,聊聊天。我简单地说明了来意,请教一些问题,表示以后有可能多多合作。他都认真作答并欣然接受。这次见面时间不长,但是,印象很好且自然。从此后,就开始了与这位媒介研究领域的重量级人物的交往。

随后,我邀请他来参加2001年的“中国传播论坛”,这个是由我校的教育部人文社科重点研究基地—广播电视研究中心主办的一个年会。那是他第一次访问中国。从此以后,几乎一发不可收拾,他常常来中国,几乎每年,有时甚至一年几趟来中国开会、讲课、开设工作坊,后来,还在中国带了联合培养的博士生。

他来中国的足迹遍布北京、上海、广州、珠海、武汉、西安、南京和杭州等地,除了偶尔给当地的媒介机构做些讲座外,主要在各个高校的舞台上展示他的研究和思想。随着象他这样的来自欧洲的传播学和媒介研究的学者的大量进入中国传播学研究者的视线,中国的传播学也逐步加快了多元化和多样化。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胡正荣:媒介怎么了?我们怎么办?

May 16, 2007

—-代序
胡正荣

遵嘱,我只好在忙乱之中草就一篇,权且当作李频主编的《中国期刊发展报告:区域发展与类群分析》一书的序。繁杂的行政事务已经让学术头脑变得日渐迟钝,而且我也不是期刊的专家。但是,盛情难却,只好硬着头皮上了。
年复一年,我们的媒介都在辛苦地努力着。不管奋斗的目标曾经是产业化、市场化,追求社会效益与经济效益双丰收,还是打造媒介“航空母舰”,以应对加入WTO后的挑战,还是塑造媒介品牌,争取创新,推进文化创意产业发展等等,我们看到的实际效果则往往是令人遗憾地事与愿违。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