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数据泄露、便捷裸奔……

May 16, 2018

综艺报  文娱锐见专栏   2018-05-11

作者 胡正荣

数据泄露、算法偏狭给网络生态系统带来的影响极其恶劣,需要监管者、运营商、服务商、用户都想想,新时代需要有新思维,更需要有新举措。

日前,Facebook的8700万用户数据被剑桥分析公司泄露,用于帮助特朗普赢得美国大选,该事件号称是社交媒体史上最大的数据泄露事件。无独有偶,几乎同时,我们在国内也听到这样的声音,“中国人喜欢用隐私换便捷”,一时间网络时代的数据安全、用户隐私、算法偏激等问题再度成为社会热点。

网络时代,海量用户信息汇聚到运营商和服务商手中。各种移动应用是聚合用户、积累数据最普遍的渠道和路径。这些移动应用给用户带来了前所未有的体验,几乎包括社交、娱乐、消费、学习、工作、生活等各个方面,这种体验可以表现为愉悦、满足、便捷、效率、获得感等。用户获得各种信息和服务资源的同时,也在让渡着另外一种资源,即用户自己的各种信息,这种信息就以数据形式交换到了运营商和服务商手中。这是信息社会和网络时代的权力转移,是供给者与需求者权力交换的表现。特别是应用最为普遍的各种社交媒体,如Facebook、微信等,看上去,它们提供给用户完全个人化的个人中心式的服务,可以交流沟通,可以娱乐生活,可以工作学习,而且基于这个个人中心,形成了圈层化的群,可以进行群体化的群内社交。这似乎比传统社会中的社交范围、程度、方式、渠道等拓展、丰富、增强了很多,不过,实际上虚拟社会空间的这种社交非常类似于实体社会空间的模式,即由个人到群体,然后到组织等构成方式。

个体用户似乎通过连接网络被赋权,获得了更多的信息、社交、服务等,这种赋权是谁赋权?以何种方式赋权?以何种资源交换来赋权?以何种权力转移来赋权?这些问题需要监管者、运营商、服务商、用户都想想,新时代需要有新思维,更需要有新举措。

数据泄露、算法偏狭给网络生态系统带来的影响极其恶劣,一人信息和数据的泄露会连带基于社交的人际网络相关信息和数据的整体泄露。此次,Facebook数据被泄露,已经给网络社会相关利益方敲响警钟,也让大家看到了一些潜在和显现的影响,比如,互联网公司股票大跌,美英德法等监管机构发誓立法严管,用户维权抵制势力上升,还有就是社会良性治理的信息基础受到了巨大打击,网络作为最重要信息平台的可信度、公信力都在下降。

数据是最重要的国家安全资源。人们日益聚焦社交媒体的数据及其算法,似乎它们有罪过,的确,算法没有明显增加人们对外界世界的准确认知,相反,很多时候还给用户带来了信息日益窄化,心理日益幼稚化,自我意识极化,知识日益偏狭,认知日益狭隘,乃至社会行为日益变异等结果。这样的问题在我们身边的网络应用中也比比皆是。不过,还是要明确一个道理,基于数据的算法毕竟只是技术,只是工具,它有问题,其实是其应用者有问题。因此,包括大数据和算法的技术应用一定是在价值导向和规则体系下进行的。互联网企业需要确立价值导向,技术理性,让技术按照规则来运行。

立法者、监管者更加需要强化技术理性,遵循价值导向。一方面,要强化识别高风险的个人和组织信息数据处理行为;另一方面,要建立权变的场景化智能化的信息数据监管模式。数据资源、技术应用、用户保护、网络社会治理等需要引入明确的价值体系和规则体系。互联网不是法外之地,互联网也没有特权之法,实体世界的法律系统同样要运用到虚拟世界中。

当然,我们始终要铭记数据主权在民,在用户自己。用户也需要增强数据理性,提升数据素养,明确自己的权利所在。在让渡自己资源的同时,确保自己的权力不被赋能名义所转移,自己的权利在赋能的名义下获得保障和扩大。

 


期待广播电视深化改革“有点潮”

May 14, 2018

发表于《综艺报》2018年4月25日  第8期 “文娱锐见”专栏

今年,两会通过了最新的《国务院机构改革方案》决定在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广播电视管理职责的基础上组建国家广播电视总局。其主要职责是,贯彻党的宣传方针政策,拟订广播电视管理的政策措施并督促落实,统筹规划和指导协调广播电视事业、产业发展,推进广播电视领域的体制机制改革,监管、审查广播电视与网络视听节目内容和质量,负责广播电视节目的进口、收录和管理,协调推动广播电视领域走出去工作等。

从此次机构改革方案给出的职责定位看,广电总局的职责更加明确清晰,更加精准聚焦,适合于处在转型期的我国广播电视业的发展。我们知道,广播电视在历史上起到过并且仍然发挥着不可替代的重要作用,不论新媒体如何挑战,广播电视仍然是我国迄今最具影响力的主流媒体之一,也具有相当的可持续发展潜力和前景。

不过,我们不能熟视无睹的是广播电视等传统媒体正在面临巨大的挑战,作为主流媒体的广电的传播力、引导力、影响力、公信力也正在受到来自各种力量的侵蚀。手机、流媒体、网络视频、网络直播、视频应用、音频应用等都在培养着新一代消费者,致使我们面向的用户急剧分化为基于广电媒体的传统人群,也可称为网络移民,以及基于互联网的新兴人群,即网络原住民。由此而引发的社会分化随处可见,消费习惯、生活方式、社会关系、经济形态等,乃至价值观都呈现出了差异化、分众化。这种变化迫使我们广播电视需要再出发,开始新一轮的深化改革,创新发力,出台新招、实招,塑造全新广电面貌,让网络时代的后广播电视有点潮!

新时代广播电视深化改革应该潮在观念。网络时代广播电视改革需要不仅仅是广播电视思维,再出发时更应该具有互联网思维,也就是需要开放、共享、联接等思维;也要具备融合发展观,全面接入全媒体的生态系统;还要具备事业发展与产业发展同等重要的观念,也就是事业发展规律和产业发展规律都需要尊重。此次机构改革方案给出的定位也分别提到了事业、产业发展。

技术与内容同等重要是2014年8月18日中央深改小组第四次会议审议通过的《关于推动传统媒体和新兴媒体融合发展的指导意见》就提出的。深化改革应该潮在技术。技术上看,传统的广电技术可能需要颠覆式创新。在技术驱动和技术引导的媒体融合的今天,封闭与开放,单向与双向,固定与移动,二维与全息将划分出两个时代。面对5G,面对4K,面对新视听的VR、AR、MR等技术,广播电视技术可能需要底层技术加速创新,应用技术尽快升级。还有,在网络时代,信息传播没有地域限制、全媒体业态没有时空局限的今天,是否可以尽快搭建全国的广电云平台,而不再是各地又形成了一个个孤岛云,这个全国云平台是广电报团取暖,特别是中小台生存和可持续发展的重要支撑。

全媒体时代创造需求更重要!新时代广播电视深化改革应该潮在内容。传统广电最大的优势在于内容,广电不仅集中了我国最大的内容创作生产队伍,也积累了海量的视听内容,还培养了稳定的内容消费群体。可是,网络时代视听内容创意、生产、制作、流通、运营等都有了全新的模式,传统的广电节目栏目思维很难完全适应今天视听产品与平台发展的需要。后广电时代,急需激励宽容创新,急需加大内容供给侧改革,广播电视内容创意生产需要跨屏化、跨平台、细分化、垂直化、社会化、产业化、市场化,以满足日益分众化、差异化的用户需求。

改变生产关系,释放生产力,新时代广播电视深化改革应该潮在机制体制。当下和未来,后广电时代的改革重点可能应该放在这个突破口上,也是深化改革的关键与根本。解放媒体人的创造力、重组广电资源配置。比如,可否探索广播电视纵向垂直融合,比如内容生产行业,形成全国一条产业线;可否探索广播电视横向平台融合,比如有线网、台、互联网平台等,形成全国一盘棋。真正做到内容垂直化,渠道平台化,产业链条化。

新时代广播电视深化改革应该潮在监管。没有无监管的行业。全媒体时代,共同监管(co-regulation)已经日益成为重要的监管实践。制定标准,严控准入,抑制无序,鼓励竞争,良币驱逐劣币,保证融合后的广播电视全媒体可持续发展。(完)


中央广播电视总台组建 胡正荣建言广电新融合

April 26, 2018

2018-04-24                胡正荣      综艺报专栏

中央广播电视总台组建,标志着广播电视发展进入新时代,新时代需要新融合。笔者认为新融合应该具备如下一些要素。

 

最近,中共中央印发了《深化党和国家机构改革方案》,提出组建中央广播电视总台。这正好落实了党的十九大提出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进入新时代的新要求。新时代广电的重要任务就是不断提高主流媒体的传播力、引导力、影响力、公信力,而完成任务的重要抓手就是深化媒体融合,打造主流全媒体。中央广播电视总台组建,标志着广播电视发展进入新时代,新时代需要新融合。

当下,摆在新组建的中央广播电视总台面前的首要任务就是如何加快实质融合,即站在将主流媒体作为现代国家治理体系中重要的信息传播治理系统高度,按照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主流媒体发展要求,遵循全媒体规律,实现全方位的、升级版的媒体融合。

全球范围内,媒体融合与新媒体发展都表现出不断迭代升级的势头。从美国《赫芬顿邮报》起伏,到有线电视被奈飞蚕食与挤压,从欧美音频应用日益颠覆传统广播,到移动端客户大量超越传统媒体等,都可以看出新一轮媒体融合层次更深、力度更大、迭代更加迅猛、颠覆更加彻底。从中国的现实看,迄今的媒体融合探索更多的是在内容、渠道的融合上,而在平台建设、经营与市场打通,特别是机制体制创新上还乏善可陈。

因此,非常期待中央广播电视总台能够创新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媒体融合的新模式,新时代新融合。

我认为,新融合应该具备这样一些要素。

首先,需要全媒体思维,其核心是互联网思维,是智能、场景、万物皆联、全向赋能等。要用互联网思维去改造广电,需要进入旨在打造全媒体的后广电时代。

其次,需要对组织结构进行重构,这里分两层涵义,整体看,中央广播电视总台需要成为平台化的全媒体机构,具体看,其下设的二级机构要建构垂直化的事业部。具体而言,就是放弃传统广播电视台的基本组织结构,电视台以频道、广播电台以频率为核心的生产与流通架构,不再按照媒体类型划分组织结构,而要按照内容产品与服务供给、用户类型进行组织建构,即互联网时代广为应用的事业部制,垂直化发展,从而将生产与流通、线上与线下、多屏与多端、产品与服务、平台与经营等打通。还有,就是聚合社会资源与力量到总台的平台上,从而真正实现主流化。

第三,需要对生产流程进行再造。按照全媒体产品生产与流通流程对二级机构进行改造,将生产、技术、运营三个团队集于一个事业部,共同打造垂直化的产品与服务生产,完成专业化技术实现,推进精准化的市场与用户开发与维护。

第四,需要加快沉淀全媒体资源,其中尤为重要的是用户资源、市场资源。传统广电需要快速通过内容资源、生产资源、品牌资源等传统优质资源的重新聚合、创新配置等,转化为用户、市场资源的沉淀与积累,以大数据、云计算为手段,加速布局智能媒体,融入智慧社会发展,积累可持续发展的后劲。

第五,上述所有新融合举措,都是为了加大主流媒体供给侧改革,实现传播力、引导力、影响力、公信力的提升。更新理念,站位更高,起点更高,着眼更远,布局更广,为国家治理体系提供有效的价值体系和话语体系;更适合全媒体发展的组织架构与流程,改变了生产关系,解放了生产力,为国家的信息传播治理提供更多的精品与“头条”,全面主导各个舆论领域;更加有力的全媒体资源聚合能力,将有效提升主流媒体的可持续发展能力,连接各种资源,包括政府、市场、用户、内容、产品、服务等,确保国家治理中主流媒体的真正主流实力与地位。

新时代广播电视的媒体融合踏上了新征程,让我们期待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取得新成就。